是這樣的,前兩天我去牙醫診所調整矯正器。

調整完後順便去旁邊巷子裡買了有名的沙茶魷魚羹麵。

(我路癡不要問我路名,總之是在板橋中山路誠品後面,板橋壽司附近的一個攤子)

回程攔了一台計程車,這台車的椅子跟一般的不太一樣。

一般的皮椅都是黑色的居多,這位司機大哥的是牛皮紙袋色。

(其實我也不太確定,或者本來應該是米色...時間久了你知道的)

那也就算了。

一上車我當然把魷魚羹麵擺在椅子上,然後跟小黃先生報路名。

然後我發現這位先生沒在專心聽,眼睛直直的看著我的麵。

(眼神直接到我的麵都要害羞了)

然後他問說:小姐,那個會燙嗎?

我回:蛤?會阿,當然會燙阿(誰要特地買冷的羹啊!!!)

司機:喔...(然後還不出發喔,就一直瞄著我的羹麵)

我回:怎麼了嗎?

司機:那個...很燙的話椅子會變色,會有色差。

我回:蛤?什麼?(我第一次聽到這種的...難免驚訝)

司機:就是皮椅受熱會變色,這樣會醜醜的。

(喔靠!其實你本來就不該用淺色椅子阿,而且原本的顏色就很醜了好嗎...

為什麼不能像一般車子一樣用黑色的就好咧?為什麼為什麼阿?!)

我回:你的意思是要我一路提著囉?

(敢回"是"...我就要效法"馬ㄎ一由"了!!!)

司機:沒有啦,你也可以擺在腳踏墊上(羞)

馬的咧,羞個屁阿!!!吃的東西可以和腳放在一起嗎?!

我又回:算了。我放腳上好了。(幸好老娘穿的是牛仔褲,要不應該燙傷了吧)

司機:好阿。那你要去哪裡呢?

(靠北!我剛剛不是說了...沒在聽阿你!!!椅子比客人重要就是了)

我默默報出路名。

接著我說:所以你這是真皮?很貴嗎?

司機:沒有啦,呵呵呵,哪會是真皮阿。

(靠夭!我的腿可是真皮耶)

接著司機可能想要舒緩一下氣氛,開始跟我聊天。(我為什麼還要陪聊啊!!!)

司機:你買的那個麵好香喔,要不是我吃飽了,肚子都會咕嚕咕嚕囉。

我回:喔,是喔(眼神看窗外...馬的~再聊我就要折手指了)

司機:阿你那個麵擺腿上太燙了,不然墊個衛生紙阿,我車上有。

我回:墊在椅子上嗎?

司機:阿...不是啦。 

(意思就是要墊在我的腿跟麵中間?那一張可有可無的面紙有差嗎?!要逼我殺人嗎?)

我冷回:不用了,那沒差。我用提的好了。

全程我就用兩手互換的提著重重的羹麵,然後司機又繼續想轉移我注意力的跟我聊天!

我真是太好聊了,氣死我了啊!!!可不可以明文規定除非客人願意,司機不要跟客人聊天好嗎?!

還有,司機先生...請你去把你那個牛皮紙袋色的皮換掉,不就不會有這個困擾了嗎?!

許卡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