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五為了把辦公室冰箱冷凍庫裡的水餃帶回家煮,搭了小黃。

(point:水餃退冰的話,皮會黏在一起,然後就容易破,所以要以最快速度衝回家)

我們醫院前面有排班的計程車,不過通常不會是台灣大車隊的。

大車隊基本上車子都還OK,不會有那種不用力摔門門會關不緊的那種。

所以做排班計程車有時要看運氣,看到下一個是破爛車時,真的很不願過去,

但是大家都不過去的話,堆在等車處也不是辦法吧。

那天就是這麼衰,坐到一台破舊車也就算了,

司機大哥還有強烈的操咖休(台語:腳臭味),

而且他還怕熱,於是把車窗關上開冷氣,

我相信他是也被自己臭到了,疑似在腳上(或是全身?)噴了碧麗珠。

說到碧麗珠是它一種木板增亮劑(感覺很像婦人的名字),通常是檸檬香味的。

我家小時候常有那個味道,

因為我們家的女孩們(主要是老姊和三妹,我本人有學一年啦)有學鋼琴,

老爸省吃儉用買了一台給大家,總是要好好維護(雖然它現在已經壞掉了說),

另外我們的房間地板也是老爸自己加工的和室地板,同樣需要打蠟。

恩,重點是那位運將大哥,

這東西,應該不是拿來噴身上的耶,又不是香水,

而且它的檸檬味是有一點點刺激性的感覺,會一直讓人鼻子癢癢,

搭上濃郁腳臭味,簡直就想把他推出車外了(@@那誰開車!),

所以上了車之後撐不到3分鐘我就開窗了,

我寧願聞外面車子的廢氣味,也不願被碧麗珠腳臭毒死。

然後運將大哥還一副我有開冷氣耶而且還有噴了碧麗珠呢你還開窗的表情,

從後視鏡偷瞄我,

想不到...

那個臭味一整個陰魂不散,就算把運將推下車,

氣味依然會滯留在車上不願超生這樣,味道一直在車內打轉,

再加上有一陣沒一陣的搭配外面的廢氣,

差點就要吐了我,馬的咧。

我再也無法冷靜,不顧會傷到腳臭運將大哥的自尊心,

用力的摀住了我的鼻子,

再吸這種空氣,我害怕我的鼻子會掉下來,真的。

又或是因此肺部感染之類的@@,

連要開口跟他說話都必須簡短有力,要不然會吸到毒氣這樣。

運將大哥,你還是去做個治療吧,真的。

另外,不要再噴碧麗珠了,那不是這樣用的~~~~

批ㄟ撕,我想香水也不適合你,你還是跟足爽好好商量一下吧@@。

許卡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